首页 现代有没有专门抢红包的群 豪门世家 总裁来袭,偷生一个萌宝
展开

总裁来袭,偷生一个萌宝 梧桐不夜雨 着

连载中 签约 现代有没有专门抢红包的群豪门世家

6.34万字

“乖,换个姿势。”
“你、你要干什么?”
“干什么?翻个身!压得我手臂都麻了……”
也不知道是谁说各睡各的,结果却枕着他的胳膊睡了一整晚!
……
秦皓旸,C市跺一跺脚地面都要震三震的响当当的大人物,却一招不慎,栽在了舒茵茵这个女人的身上!
他发誓绝不放过她!
不料她竟有小包子傍身,“爸比,不准欺负妈咪!不然我就带她离家出走!”
最气的是:那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敢跟他离婚!
“好,很好!公司归你,房子归你,车子归你,儿子归你……我也归你!”
舒茵茵:“……”前面四条可以接受,最后一条——
也太不要脸了吧?

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,送个礼物~!?

推荐票本周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推荐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推荐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月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级

还没人支持Ta·快来做第一人

作品讨论区

0/25字

0/2000字

签约

梧桐不夜雨

  • ?

    作品总数

    3

  • ?

    累计字数

    246.54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877

其他作品

  • 总裁来袭:豪门联姻

    意外怀孕,奉子成婚。从结婚的第一天起,顾依晨便深知,这是一场有名无实的豪门联姻,所以始终在围城里淡薄如水。直到那个她找上门来,“顾依晨,我怀了他的孩子!”她终于决心成全他,主动提出离婚。没想到向来高高在上的霍大公子竟语出惊人!(新文《军长大人,宠不停!》。)

    加入书架
  • 军长大人,宠不停!

    “大哥,不要……”新婚夜,她哭着求饶。 那个年长她十岁的男人却步步紧逼,“可你是我的妻子!” 家族联姻,苏乔一直以为她嫁的是沈家二少。 却意外收获一枚高冷强悍、傲娇闷骚的忠犬老公。 长官大人在外威风凛凛,回家却只做一件事:宠妻宠妻宠妻……宠不停! * 沈翊骁:鼎鼎大名的铁血军团长官,货真价实的顶级单身权贵。 面对婚姻他其实有很多选择,却偏偏相中了心有所属的苏乔,执意掐断她所有的桃花,只为他一人独宠,极致溺爱。 直到那天,他亲眼看见她伤心地哭着和同父异母的弟弟抱在一起……

    加入书架

同类推荐

  • 暖婚似火:顾少,轻轻宠

    芊霓裳

    “顾先生,你太大了…”“年纪大的男人会疼女人。”未婚夫背叛,唐沫儿一不小心招惹上了京都豪门贵胄顾墨寒,并陷入了他的情网,后来她才知道他只是想让她生一个继承人。三年后,一个小奶包跑过来抱住了她的大腿,“给我买根棒棒糖,我把我爹地送给你哦。”英俊挺拔的男人将她抵在墙角里,她一脸的茫然,“先生,你是谁?”“乖,宝贝儿,这一次我一定轻轻宠。”(1v1,娱乐圈打脸爽文+宠文,亿万第二部)

  • 天价宝贝:101次枕边书

    安知晓

    七年前一场意外,沈千树怀上了夜陵的孩子。七年后,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,成为国民儿子,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夜陵,“hello,便宜爹地?”。夜陵看着粉妆玉琢的小王子咆哮,“我的小公主呢?”。沈千树准备带儿子跑路时被夜陵逮住扑倒,“要跑可以,先把小公主还给我,我们再生一个!”

  • 你和我的八十年代

    燕小陌

    新文《重生小俏娘:摄政王,宠不停!》已发,求支持~被冤死是什么体验?程素觉得自己是倒了八百子霉,这才万中无一的被跳楼的拽下了楼,非一般的冤呐!可再睁开眼,就回到了八十年代,取‘肇事者’而代之?上一世她是了然一身,这一世却有前途金光闪闪的军阀老公,却也有牛气哄哄的霸气三儿?啊呸!她可是带着开挂冤死的,既然老公是她的,谁来抢,来一个揍一个,来两个灭一双,做美食摆摊儿开连锁酒楼,票子她来赚,孩子她来生,

  • 隐婚365天:江少,高调宠!

    晴空舞

    【双C1V1】某八卦周刊曝出新晋影后慕颜夜宿某已婚商界大佬别墅,怒指她小三插足别人家庭。慕颜微博放话,“我回自己家关你们屁事?”上城权势滔天,俊美矜贵的江家三少转发微博,满城哗然。家中,慕颜看着身旁拿着自己手机微博刷不停的男人,“你什么时候学会自导自演了?”某人不满,“你不给我名分,还不让我自己争取?”慕颜,“……”也不知道当初强势逼她签字结婚的是谁。如果爱情是一种毒药,在他初见她时,他已经毒入肺

  • 天价宝贝:总裁爹地强势宠

    风柠霜

    她从出生被认为不祥之物害死亲生母亲,十八岁被继母下药,送去老男人房间,却撞见被仇家追杀的他,那一夜他被迫充当了她的解药,留下腹中的双生子。五年后,她带着天才宝贝归来,被他堵在房间,宠溺的捞起她的小脸,“女人,你五年前偷走了我的两个宝贝,还被你弄丢了一个!我该怎么惩罚你?嗯?”她大惊,“慕清寒,不要瞎说!我只偷走了一个……”男人步步紧逼,“是一个还是两个,难道我自己种下的种我会不知道?”(1V1双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