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有没有专门抢红包的群 古代情缘 龙游天下之女儿情

第七章 不怕离别别痛,只怕相思苦

龙游天下之女儿情 墨曦荏苒 2344 2018-12-30 09:47:03

景麟渊在窗前望着凤鸾宫的方向,叹着气息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"公主,长公主和研橙二公主来了。"落兰看着门外快要走进来的人开心的叫到。

长公主司马玄语,化名楚子语,司马玉龙的亲长女,在12个姐妹中排行老七。但因为叫习惯了这叫找女司马妍玲为大公主,叫司马玄语为长公主。

"姐姐。"司马玄静还是那副小孩子一样,姐姐一来马上冲了出去,躲在姐姐们的怀下,撒娇,打闹。

"我说静儿,你这个皇后也当了三年了吧,怎么一点成熟都看不见呢?"司马玄语抚摸着司马玄静的头发,满脸宠溺的说道。

司马玄静吐了吐舌:"姐姐,你又谈珂我,快进屋吧!静儿有好多话想对姐姐说。"司马玄静左边拉着司马玄语的手,六边啦着司马研橙的手马上转移了话题看向司马玄语,"姐姐,你真的准备去见那个负心汉?""

司马玄语神情黯然:"静儿,不怕离别痛,只怕相思苦,离别终有时尽,相思绵绵无绝期。我的心你应该可以体会。""

"静儿,你真的以为语儿会那么容易回到那轩辕夏的身边?"司马研橙笑着说到。

"当然不是,不给他吃点苦头,那怎么行。"司马玄静立马反驳道,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姐姐就这么便宜了轩辕夏,她得好好的整整他,不然那半个月被他吵的睡不着觉的心理压力怎么讨回?

一行三人,在屋内商量着怎样"对付"轩辕夏。好不热闹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晚饭过后,司马研橙带着司马玄语回并肩王府,离开没多久景麟渊就来了。

此时的楚子幽孤零零的站在窗前,望着那一论皎洁的明月,若有所思。景麟渊来了没有让人通报,轻手轻脚走了进去,招了招手,撤掉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,楚子幽想问题太过于太认真,以至于景麟渊来了她都没有发觉。

景麟渊走到她的身后,环住她,司马玄静这才回过神来:"谁……"司马玄静抓住景麟渊的一只手臂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,景麟渊功夫也不是吃素的。

随着她的过肩摔旋转一百八十度,稳稳落地,司马玄静本想出击,看见来人是景麟渊,便停止住了。

"怎么是你?"司马玄静看了一眼景麟渊走到桌旁倒了两杯水,把其中一个杯子递给景麟渊:你来这里做什么?""

"朕来自己皇后的寝宫有何不妥?"景麟渊喝着司马玄静递过来的水慢悠悠的喝着。

"说吧,皇上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"司马玄静泯了一口水对景麟渊说着。

"明日朕准备南巡,不知皇后愿不愿意与朕一同前往?"景麟渊看着司马玄静,烛光的照耀下她显得格外动人。

"好啊,本宫好久都没有出去玩了,正好趁这次机会好好玩一玩。"司马玄静一听可以出去玩玩了,顿时忘记了自己还在和景麟渊冷战当中。

此时的景麟渊痴痴看着听到出宫玩乐得不异悦乎的人儿,待回神想到她的身份时又是头痛,她是怎么优秀,琴棋书画,舞刀弄枪,样样精通,他越来越看不懂她了。

司马玄静看着景麟渊在发呆,走到他的身边,用手挫了挫他的手臂,待景麟渊回神一把将她抱进怀里,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。

司马玄静本想挣扎,却被景麟渊一句:"让我抱会。"他的语气里带着疲惫,带着恳求,同时也带着无助。

司马玄静怎会不知朝堂上的舆论。现如今人人都在提废后,人人都在逼他废后,他有多少压力,他有多苦多难做不容易,她都知道。有时她好像公布自己的身份,但是她怕,怕他知道自己身份以后,还能像现在这样和他平平静静的度过,她的身份被他知道以后,他会恨自己吗。这一切都是未知数。司马玄静就这样想着,沉沉地睡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景麟渊慢慢的冷静下来。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,只有在她的身边,他才能放下一切,只要在她的身边,他才能把自己最弱的一面显示出来,只有在她的身边,他才能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显示出来。

看着沉沉睡去的人儿:"子幽,你究竟是谁,不要让我猜好不好?""

景麟渊将司马玄静抱到床榻,帮她脱去外套,为她盖好被子,自己也在她的身边睡去。

而此时,贤王府:

景麟瀛踢着凳子,一边骂道:"这个没有义气的家伙,丢下朝政带着老婆出去潇洒,让我这个哥哥替他,说好的兄弟情呢?""

司马研橙和司马玄语老远就听见景麟瀛脱口大骂。

"你做什么呢?骂的那么大声。"司马研橙看着自己的丈夫。一阵无语。

"夫人,你不知道,那个没义气的小子,竟然丢下朝政,带着老婆出去潇洒,丢下我们帮他管理朝政。"景麟瀛过去扶司马研橙的同时还向司马玄语打了个招呼:"长公主。""

司马玄语点了点头:"在外面,你就和姐姐一样,叫我一声子羽即可。""

"好。"景麟瀛扶着司马研橙坐下。

"他们要去就让他们去呗,就算他们不去,我们不得要他们好好的曾进感情。"司马研橙劝说道:"这两个月我们就累一点吧,可别再让父皇失望了。""

"好吧好吧,为了弟弟的终身幸福,本王忍了。"景麟瀛大方的说道。也许是随司马研橙久了,许多繁文礼节他都忘了,景麟瀛说着为自家夫人倒了一杯水。

楚国是万国之首,除了在重要场合上对礼仪特别的重视,但在私下这些礼节礼仪,就是就像破铜烂铁一般没什么作用。

这也就是司马玄静从来不向景麟渊请安行跪拜之礼的原因,这也就是司马研橙会向景麟渊行礼却从来不行跪拜之礼的原因,只因为是亲戚,因为大家都很熟,因为是真心把对方作家人看待。

"子羽,你现在已经过来了,那你和轩辕夏的是,是不是要早点解决啦?"司马研橙喝着自家夫君给自己到的水对司马玄语道。

"我的事不急,我现在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他。"司马玄语做到司马研橙的旁边,她现在不知道要用何种身份来面对他,谁当年巡游天下的楚子羽?还是楚国长公主司马玄语。

"好吧!那你想清楚了再跟我说吧,不过语儿,你只要记住这么一点,只要你不愿意,轩辕夏就别想把你贤王府带出去。""

"嗯。"司马玄语点了点头。

"好啦,那么晚了,大家休息吧,语儿也累了,你明天还得主持早会呢。"司马研橙看着妹妹疲惫的样子,她心疼她,司马玉龙说的果真没错,司马家的孩子,情路注定坎坷。

"好,那我先去休息了。"司马玄语带着随身的婢女去休息了。

"研橙,放心吧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"景麟瀛安慰着说道。

"嗯。"司马研橙点了点头,靠在景麟瀛的怀里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