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有没有专门抢红包的群 都市生活 庭院云茫

第二十一章 2

庭院云茫 明小矾 2937 2018-12-30 09:00:00

饭桌上,他和以前一样为云珠夹菜,和大家说笑着,饭后他推说不舒服,早早带着云珠回家。

在车上,他质问道:"你们这样有多久了?""

"我们只是因为媛婷碰头,并没有发生什么。"云珠冷冷地回答。

贾皓狠狠地盯着云珠,说:"像梁山伯和祝英台那样十八相送,还说没发生什么。你每次离开我都高高兴兴的嘛。怪不得你最近对我十分冷淡,像冰块一样。""

"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能体会我们的纯洁。"云珠的语气满是讽刺。

贾皓一把勾住了云珠的头颈,把她拉到自己胸前,用另一只手手握住了她的下巴,说:"照你这么说,我们有结婚证的倒不纯洁了?""

"对你来说,有结婚证和没结婚证有区别吗,你还来管我,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。"云珠无情地看着贾皓。

"哈哈,"贾皓笑起来了,"对别的女人来说有没有确实没区别,对你就不同了,没有了结婚证,我只能望洋兴叹了,所以我绝对不会和你离婚的。""

说完,他放开了她,专心致志地开车了,车开得飞快。云珠难受得东倒西歪,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倾斜了。

周一早上,媛婷没看到妈妈回来,也许她今天在贾皓那边睡晚了,不过她一般吃早餐的时候就会回来的。媛婷没等到妈妈,只得和小宇一起匆匆去补课了。

晚上一回家,媛婷就到妈妈房里找她,只见云珠在睡觉,身上严严实实盖着一条毯子。"妈妈,你怎么了?"媛婷忙走过去关切地问。

云珠睁开眼睛,有气无力地说:"我有点不舒服,想睡一会儿。宝贝,你自己去吃晚饭吧,我不吃了。""

"你怎么了,周五还好好的。"媛婷感到很不可思议,她伸手摸摸妈妈的额头,并没有发烧。

"可能在贾皓那边吹空调有些感冒了,不碍事的,睡一觉就好,你快去吃饭吧。"云珠声音是那么虚弱。

媛婷十分担忧:"你不吃饭可不行,我去帮你烧点粥吧。""

云珠摇摇头说:"不用了,我吃不下,你快去吃饭吧。""

媛婷皱皱眉,满怀心事地先去吃饭了。她觉得十分可疑,妈妈这样子并不像感冒。吃完饭,她还是不放心,去妈妈房里,看见云珠已入睡,她看了妈妈一会儿才悄悄离开。

到了十点,媛婷找了感冒药,倒了一杯水又去了云珠房间,她还在睡觉,媛婷走过去,把她叫醒:"妈妈,醒醒,吃两片药吧,喝点水。""

云珠睁开眼睛还是摇头:"不用,睡一觉就好了。""

"吃点药吧,好了能快点。"媛婷伸手想扶妈妈起来。

"我说不用。"云珠急促地拒绝,把毯子裹得更紧了,她的口气变得缓和些说,"妈妈没事,你快去做功课吧。""

"好吧,那你再睡吧,我把水杯留着,你多喝点水。"媛婷只得走了。

云珠在她身后说:"你别再来看我,让我好好睡一觉,马上会好的。""

"好的。"媛婷觉得这一切真有些反常。

第二天云珠直到十点才起来,她知道媛婷已经去补课了。她缓缓地走到化妆镜前,看着镜中忧郁的自己,脖子上那几块乌青块十分显眼,又看了自己的手腕上也是。她拿起粉扑想让这些变得淡些。这时,她从镜中看到媛婷出现了,她一惊赶紧回头。

媛婷走近她,愤愤地说:"你没想到我会回来吧,我趁着下课休息奔回家的。原来你根本就不是感冒,而是被贾皓打伤了。""

"不是打伤的,是不小心弄到的,你快去读书吧。"云珠赶快解释。

媛婷已气得发抖:"这已不是第一次了,你的脖子总不见得也撞到什么吧。你为什么不敢承认,这样的男人早就可以离开他了。""

"真的不是他打的,这我不会骗你,如果他打我,我早就和他分手了。"云珠不知怎么和媛婷解释。

"这次我再也不相信你了,我会自己处理这件事的。"媛婷眼睛里含着泪水,再也不理妈妈了夺门而出。

"媛婷,你别乱来,你要相信妈妈,还有千万别告诉你爸爸。"云珠追出去对着媛婷的背影说,但媛婷没有回头。

媛婷决定下午补好课就去找贾皓,中午和小宇到外面吃饭时,她想打电话叫高晔一起去,刚要找公用电话亭,忽然想起今天周一高晔和妈妈参加妈妈单位组织去普陀山旅游,要后天回来。她只得对身边的小宇说:"等会儿补好课,我去找贾皓,你愿意陪我吗?""

"当然了,你叫我做任何事我都会陪你的。可是你去找他干什么?"小宇诧异地问。

媛婷愤愤不平地说:"我妈身上已好几次有伤痕了,我要去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?""

"姨夫这么坏?我还以为他待阿姨很好呢。"小宇也很生气。

"不许叫他‘姨夫',我爸爸才是你姨夫。这个衣冠禽兽,我和他没完。"媛婷有些气急败坏。

"好,好,"小宇讨好地对媛婷说,"你别太生气,我们想想怎么和他说。""

"我早就想好了,和这种人没有必要兜圈子。"媛婷的脸上浮现出冷笑。

一补好课,她就拉着小宇直奔贾皓家。这次贾皓没有磨磨蹭蹭出来,很快就开门了。他看到媛婷很意外地说:"你怎么来了?""

媛婷扫视了房间一眼,说:"我妈妈周一回家,我已看到她三次有伤痕了,我想问一下叔叔,到底是怎么回事?""

贾皓想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说:"可能是我不小心碰到她的,媛婷,你不要误会,真的不是我打你妈妈的。""

媛婷咄咄逼人地问:"叔叔,那请你告诉我,怎样的碰撞才能让我妈妈身上出现乌青块?""

贾皓努力在找合适的词,他也有些不自在:"我…我怎么和…你说呢,你还是孩子,我有时太喜欢你妈妈了,抱她啊或别的,力气太大了,她又是这么娇嫩,就会留下这乌青。""

小宇不满地说:"为什么只有我阿姨身上有,我妈妈还有其他女人身上都没有?""

贾皓叹了口气说:"怎么和你们说得清楚呢,我确实力气大一点了,这也是情不自禁,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。""

"叔叔,有了伤痕,对我妈妈就是伤害,你硬说不是打,但这和打有什么区别呢?"媛婷的目光犀利地看着贾皓,她想把他身上的所有破绽都找出来。

"媛婷,请你相信我,我是十分爱你妈妈的。你可以问你妈妈,我是不是打她?而且你也知道我对她一直很好,一直买东西给她,给她很多钱。我也很迁就她,她提出什么要求我都尽量满足她。"贾皓说得十分诚恳。

"你待她这么好,为什么她每周六都拖拖拉拉,不愿意去你那边,而周一回来都郁郁寡欢?叔叔,我也不想追究什么了,你待她再好,她都留下了伤痕,她都不开心。我觉得与其这样,你们还不如分开。"媛婷单刀直入,她就是想和贾皓说这个。

贾皓听到这话,有些不高兴了,他还是稳定了自己的情绪说:"媛婷,大人的事,小孩子不用管。""

"叔叔,我已经17岁了,我从你和妈妈结婚那天就知道了,妈妈并不爱你,她只是因为我才和你结婚。我很感谢你当初向我们伸出手帮助我们,不然我们会过得很苦。可是妈妈这么多年都不开心,你既然爱她,就给她自由吧,我们会感激你一辈子的。"媛婷眼睛里含着泪,这番话是经过她深思熟虑的,她充满希望地看着贾皓,希望他能放手。

贾皓已恢复了常态,他微笑着说:"媛婷,我很珍惜这张结婚证,因为有了它,你妈妈才会理我。我是不会和她离婚的。""

"你珍惜结婚证,为什么我看到过你抱着别的女人,你这里也住过别的女人?"媛婷针锋相对,她已不顾一切了。

连小宇听到这话都吃惊地看着媛婷,他没想到贾皓会这样。

"媛婷,你是孩子,我不和你计较。你说我的这些,请拿出证据。如果你有这些证据,也可以直接上法庭,马上判离婚呀。"贾皓嘲笑地看着媛婷,他觉得这女孩比云珠难对付多了。

"我看到还不够吗?叔叔,你这样不是爱,我妈妈从来也没爱过你,你就放过她吧。以你的条件,还能找到比我妈妈更漂亮更年轻的女孩。"媛婷乞求说。

"我用不着你来教我该怎么做,我要一辈子和你妈妈生活在一起。你可以回去问你妈妈了,如果她也说我是打她,那我一定在你们全家面前和她道歉。"贾皓走到了门旁,把门打开,做了个"请"的手势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