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九洲风雷

第114章

九洲风雷 天宇星 2379 2018-12-30 09:52:35

总督衙门的大堂上,杜月生直接面对虞洽卿。虞洽卿见杜月生己反正,立时傻了眼,但仍死不认罪。杜月生笑道:"别装好汉了,我知道你怕死。你以为死不认罪就能抵过去?我可有你杀人的证据。"虞洽卿急道:"你胡说。!"杜月生道:"远的不提,去年你杀曹钟贤老管家程富贵的事,我可全记着呢。那次可是你亲口当着大伙吹的。怎么绑的人、杀的人、碎的尸,怎么用麻袋把碎尸运出城,埋在哪儿,谁是帮凶等等的,要不,我再找仨证人来?"虞洽卿听罢是顿足捶胸。杜月生继续道:"你要不供出九爷,光你自己那几档子事,就够砍你脑袋了。"虞洽卿彻底崩溃了,为求活命,一泻千里地把所有罪行全都交代了,还说出了那套贩私盐账本的藏匿地点。周子坤、匡正邦以及总督衙门刑科书吏一听,全惊得目瞪口呆。原先他们掌握的案情,竟连点皮毛都算不上。此桩私盐案,涉案人之众,涉案赃银之巨,都是他们闻所未闻的。周子坤连忙电告尚在北京的李鸿章。李鸿章迅疾回电,让周子坤不必等候刑部批文,先以总督署的名义指挥津、沪府县各衙门的全部捕役、快手立即捉拿人犯、并通知津、沪总兵调动绿营兵马协助。于是,津、沪等开始满城抓人,大小关卡也都戒了严,第一天被捕的就有百余号人。但像徐九、曹世襄等多名要犯却漏了网。要犯中唯一没跑的是吴廉,一来他被监控得最严无法动身,二来他也不想这样狼狈地逃走。他静静地坐在自家后堂的官帽椅上,身边的八仙桌上摆着一沓宣纸、一支烛台和一个酒杯,堂中还高悬着那幅八大山人的《幽溪泛舟图》。因吴廉是首犯,周子坤恐有闪失,亲自带人缉捕。当他率领众官兵、捕快拥入吴府时,吴廉这才立身端起桌上那杯酒,勒令众人不得靠近,否则立即饮毒酒自尽。之后,吴廉单唤周子坤过来见他。周子坤近前后,吴廉微微一欠身,用左手一指案上的宣纸道:"周大人,吴某自知死罪难逃,己将全部罪状写好,请转交与李中堂。"周子坤道:"好说。"吴廉又道:"吴某也知您是中堂的心腹,故烦劳足下向中堂大人求情,放过我一家老小。"周子坤点点头:"周某会尽力的。""

"感激不尽。"吴廉面淌热泪长叹一声:"想我吴廉吴孝清,官宦世家、书香门第,自幼苦读圣贤之书,十八岁中举,二十四岁进士及第,从个八品县丞做起,一直做到三品的提督学政。二十余年兢兢业业、宵衣旰食、克勤克俭、两袖清风,故而当年左中堂才称在下陕甘第一清官哪。谁想来沪一做盐运使,竟成了现在这副模样。真没想到,这里的盐是这等的咸、这等苦啊。"他抬手指着《幽溪泛舟图》道:"曹世襄送我这副画时,我只道看做是世交情分,没想到会暗藏陷阱。徐九助我清除盐枭,我更觉得是以黑治黑,没想到是替他们贩私扫平道路。后来我明白了,一切也都晚了。我现在己成了私盐贩子的帮凶。我想过退出,可把柄落在人家手里,没有退路可言。周大人,你知道一个清官为了维护他的清誉能做什么吗?"吴廉顿了一下,又提高了声音:"他能杀人放火。"周子坤冷冷一笑:"别把自己说得那么委屈。我看吴大人不仅仅只为了维护清誉吧?以前你坐的都是清水衙门,没银子可捞,自从得了盐运使这个肥缺,那黑眼珠盯的全是黄金白银,岂有不动心的?据周某所知,你这几年少说也贪了六七十万吧?""

吴廉接道:"何止,快一百万啦。我的俸禄加上养廉银,一年还不到四千哪。一百万,我干二百年也挣不到这个数啊。可我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?我是天下闻名的清官哪,我还得装着清心寡欲,还得吃着粗茶淡饭,那些银票、现银就那么摞着我动都没敢动。留给妻儿,连累他们跟我一起掉脑袋?你说我这是为什么?我到底图的是什么呢?"吴廉端着酒杯苦笑道:"我们光身子自娘胎来到这阳世,又光身子离开这阳世;看起来,这银子就是世上腐蚀人心最猛的巨毒啊。"说罢将杯中毒酒一饮而尽,然后举起烛台,抬眼望着《幽溪泛舟图》,"我半生的清誉全让你给毁了,现在你就跟我一起去吧。"他边说边用蜡烛将画点着,那画事先用白酒浸过了,一沾火便"腾"地燃了起来,很快就化作一堆纸灰。吴廉口吐黑血,身子摇晃,本想坐回官帽椅,却脚下一滑跌在了椅旁。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道:"周大人,别忘了恳求中堂放过--"周子坤近前对他道:"放心吧。"吴廉嘴角剧烈抽搐着且用力挤出两个字"多--谢!"然后又腿一蹬,便呜呼哀哉了。拿到吴廉的供状,周子坤再次电告北京。李鸿章据此草拟一份奏折,赶往颐和园觐见西太后,西太后看毕奏折震惊恼怒不己,当即命李鸿章率督察院、大理寺及刑部官员会审此案。又经过了一个半月的深入调查审问,这桩大清建国以来空前的私盐巨案,终于尘埃落定。最终查实,私盐贩卖地区遍布津沪、河南两省及山东西部九十二县,涉案赃银达一千一百三十余万两,是大清全年财政收入的一半。海盐、长芦盐运衙门从九品以上官吏十之七八都受到牵连,相关的州、道、府、县各级衙门,以及户部、刑部犯案受贿的官员也数以百计。津沪盐商中除曹世襄逃跑外,另有五名运商、八名场商获罪入狱,至于他们麾下喽罗被缉捕归案的则难以统计。

陈洪福从刑部南下回到上海,得知曹世襄己服毒自杀,其尸首在南郊芦苇塘的荒地中被人发现。而徐九竟被烂狗吊眼儿出卖遭官兵围捕,最终在手下的拼命保护下侥幸逃进法英租界,但丢弃了全部家小和大宗财产,四大金刚中的千手将也让官兵乱枪击毙了。官府捕快无权进入租界抓人,总督衙门赶紧派官员到龙口、霞飞租界跟洋人协商,请租界巡捕房协助清廷捉拿要犯。津沪盐商没有不对徐九切齿愤恨的,合力出资五万两悬赏徐九。洋人看到有利可图,自然就卖力在租界里搜捕。徐九自知在租界无法藏身,便不惜重金买通了一个懂中文的洋巡捕,帮他高价弄到了赴法的船票。可那家伙想两头吃好处,转而又将徐九的行踪告知了总督衙门。徐九毕竟老奸巨猾。他不会完全相信洋人的,并且他也不想真去法国,便提早来到龙口码头,换乘了开往香港的船。周子坤同法、英巡捕们赶至码头时,在此负责监视的暗探,因冒险阻拦徐九,被其手下打伤,而徐九乘坐去香港的法国客轮业已起锚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